组织机构

日历

2018 年十月
« 九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作品   校区新闻

【教师作品】碎碎圆圆教师梦

不知为何,自己打小就对当老师情有独钟。许是崇尚唐诗宋词宝库里的异香,而老师正是带我们进去闻香识香的引领者;抑或是老师一脸庄重与慈爱地站在台上,面对台下几十双近乎崇拜的眼神口吐莲花;还或许是班主任老师的一次家访,说服父母为近视的我配了第一副眼镜,让我惊呼重新看到的世界竟如此清晰与美丽,确切说是兼而有之吧,长大一定要当老师的想法就像粒种子,深埋在了自己幼小的心灵中。纵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学校一度只上半天课,饿极了的我们下午要捋树叶或挖野菜以果腹,小心眼里仍不改初衷,当老师就是我不可更移的朝拜。

然世事难料,不期而至的文化大革命将我的教师梦第一次击碎。不单是教师梦,连完完整整地上完高中都已绝无可能。被上山下乡的浪潮所卷,同当年喊着“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市吃闲饭”的广大知青一样,我赴内蒙边陲近十年。其间,曾有一次回京上北大的机会,档案都已转走,当时还想着老天不负有心人,北大毕业后可以再当老师。但傻傻地等待中,传来的竟是坏消息或说噩耗——我被他人莫名地顶替掉了。本木已成舟的事却不期然翻了船,不得不说,这个玩笑开得过狠了,殃及到我的教师梦顷刻间都黯淡下来,成为了终生都无法愈合的“疤”和“痛”。在不解、无奈、委屈和恼怒中,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愤而逃离了那令我心碎梦亦碎的地方,到一边陲小城镇谋生。虽那里奇冷奇偏,生活习俗与习惯也有诸多不同与不便,但我仍义无返顾地在那里度过了最宝贵的青春岁月。不为别的,只为那里有一所学校,一所可以接续和盛放我几次被打碎却仍痴痴做着教师梦的学校。七载寒暑,2500多个日夜,异地他乡,形只影单,纵再苦再难,日升日落中的三尺讲台上,我终是残梦初圆。

人有时候是做不了自己的主的。当年热血,上山下乡成为潮流,几年后陆续返城又蔓延成气候。于是几十万“出走”的生力军又重新开始了命运的大迁徙和大转折,这在建国后的史册上,当说会留下富有悲壮色彩的浓重一笔。想着自己毕竟也离京十来年了,心底里的一方柔软也总念着月亮还是家乡的圆,是故,数度奔波辗转,又回到了当初执意向广阔天地进发的原点。环顾山水,韵味犹存,只我初圆的教师梦再度断了弦。因我来到了矿区,每天看到的都是高耸的井架、疾驶的煤车、黝黑的面庞和高产超产的喜报。因为不甘,一度曾有转往地方学校的念头起落,但多方制约和牵绊,谈何容易?只得作罢。可心头仍时不时小动一下,为自己苦恋着的那个难圆的梦,也为个人和家境的力所不及。好在转战在教育科、宣传部等几个部门间,所从事的工作与学校倒很贴近,虽内容涵盖了政治形势、时事政策、历史地理、法律法规等多个方面,但形式上还是自己熟悉和喜欢的,如准备讲稿、对众宣讲、看书改稿等,最主要的是殊途同归——均体现了教育之“传道授业解惑”的特质和功用。也可说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吧,这也多少补救了些自己还想当老师却不得的余念和遗憾。及至知天命之年,我的人生再度逆转,企业减人提效一刀切,刚 50掛零的我被“拿下”,教师梦更生硬地被搁浅在了是年之秋。命耶?人耶?我不得而知。但心里最翻腾和最不好受的是上述谈及的心理安慰也将不复存在了。这对于一直有梦且貌似始终追梦不止的我来说,打击之大只能用无语来形容,人受到强刺激,同“乐极生悲”、“欲哭无泪”的解释一个样,我所有的话化作无话。

许是老天怜惜我等想干事却不走运之人,就在我独自猫在家中“舔伤”时,竟意外接到了朋友抛来的橄榄枝——到某民办学校当教师!重返讲台——圆那多少年久违了的梦?本无望的我当然大喜过望。就这样,我马不停蹄地赶赴新岗位,开始了圆梦的又一段新征程。像鸟儿扑向蓝天,像鱼儿游向海洋,我找回了无奈休眠之最热衷和最乐趣的同时,也找回了自信。这一干就是10年。其间,虽经历了病痛折磨、学校撤并、交通不便等多种磨难与变化,又兼每天劳碌奔波,像闲不下来的陀螺,超负荷运转,但至今,以构建学生心灵大厦为担当的我,仍无怨无悔地守候在自己为之痴迷的这方热土上。付出与回报永远是孪生妹,几年里,我相继获得了“十佳班主任”、“院系十大杰出人物”、“学院十大感动人物”荣誉称号。当然,甜与苦也是孪生妹,追梦10年,不累是假的,但老骥之身的我分明很享受这太阳底下最光辉职业的润泽,教师——我一生的情之所在,爱之所在,梦之所在,虽然来得晚了些,但迟来的幸福又何尝不是幸福呢?!(吕金玲)

服装艺术与工程学院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