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

日历

2018 年十二月
« 十一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作品   校区新闻

【教师作品】细沙流莹

沙粒是细碎的,细碎到不起眼儿,然而金灿灿的本色让人陡生喜爱。连天广宇,无一处少了它的芳踪,夜昼轮回,它悄然穿行于时光隧道,不计繁琐,不言廉价,流走的是给予,是奉献;留存的是诚善,是良品。虽缄默至无言,迅疾至无痕,但其光顾过的每一道景观都记住了它,都思念着它,因为它的与世无争,也因为它天然去雕饰的本真和挚情。我正是这样一位爱沙人,每天要和我所带班级的100多个孩子晤面,大事小情中,我窥见了一粒粒细沙穿起的流莹之美,虽渺渺,却芳华。

那是去年年底的事了。12月23日,我到校本部开会,散会时天将黑。因怕堵车,加之眼神儿不济,我深一脚浅一脚地急着往车站赶。本打算一个人快点走也就得了,谁知09级107班的几个男孩儿不放心,一直跟着我,执意要将我送上车。拗不过,在年轻人面前,我只得乖乖地做个“老小孩儿”。道儿上,阚帅同学的手机响起,只听他说:“我和煜坤、包磊护送咱老师回家呢,你们先吃吧!”随即挂掉了。可不一会儿别人又打过来,如是,好几次,同样的内容,同样的回答。我心里怪过意不去的。本来嘛,已到饭点儿,兼有人做东盛情相邀,就此别过一点儿不欠我的,非但不欠,还……但几个孩子一点儿没有往回蹽的意思。不过说实话,我也真想和曾是我学生的他们多待上一会儿。那是怎样的孩子啊:高出勤率、多方面才干、予我工作的大力支持、以及懂事善良,都永远定格为了我心中难以忘却的回忆。但缘分仅一年,“孔雀东南飞”到本校后,见面机会少多了。难得今天遇见,我怎能不珍惜呢?说话间,穿过一条长街,来到一处我印象中有车开往京西的车站,可一打听,不对!才猛然想起还须再穿过一条长街,仨孩子和我重又甩开大步,一路向西急行。天已完全黑下来,寒风凌厉削脸,孩子们穿的都不多,包磊好像还感冒着,不时咳嗽。翘首中,车终于来了。眼见得人多直犯怵,可发昏当不了死——横竖得上,只听阚帅在车门那喊着:“谁给让个座,谁给让个座,谢谢啦!”闻听,一女士起身,我致谢落座。孩子们向我招手,至车子启动方回转。我感动着却也心疼着,事儿真是不大,也真可以不必这样,但仨孩子大冬天让骨子里自然流露的尊师敬长之花于细微处温馨绽放,何尝不是首情真意切的精美小诗呢?“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寓意的是不是此情景呢?

又一次,我欲回本部看展,因一票难求,辅导员李菁菁老师托人辗转弄票,因此,我早早就候在了那里。10级沈核心同学听说我来了,忙不迭赶了过来。小谈一会儿,因还有课,他特将陈振平同学叫了过来。临走一再叮嘱:“早点护送老师过去,找个好座位,一定照顾好云云,一旁的我听得心里热热的。陈振平也果然不负其托,和我寸步不离,全程奉陪。要说这俩孩子,都属天性老实、良善而又心肠极好极热那种,平时,就没少帮我。记得当我把他俩去年“十一”放弃休息到家帮腰有残疾的我擦玻璃一事写出来并见报后,陈振平留言与我:“奶奶,我们明年还来帮您干活儿!”只一句,不巧言,不修饰,我却分明感受到跳动在字里行间的那份真诚和热忱。事情同样细微,也同样没有这个义务,但他们真挚的表白,足以让我慨叹连连,多耐读的人品和心地呀!

许是满头的银发给孩子们传递出了“咱们班主任已老迈了”的信号,加上他们知道我腰基本不能弯,故校园里只要碰上,尤其是上下楼梯,几个孩子一准会或左或右地搀扶,不分天黑天亮。一次、两次、数次,我牢牢记住了他们——阚帅、高经纬、赵凤琴等。銭育麟同学不但多次主动相搀,遇进出楼门时,他还抢先紧走几步将帘子撩起,以尽量减少路障。不过举手之劳,但“一滴水折射太阳的光辉”,孩子们的仁善及俗话说的“眼力见儿”分明已跃然纸上,传达给我的不止是本人细枝末节处的素养之美,还不可或缺地让我触摸到了其良好的家庭教养。

还一次,所谓的“光棍节”,09级的张元亮、许兰博、柴思竹等10多个孩子回北校区,拜会一下他们梦起航的地方,同时也为看看与之心心相系走过大一四季的我。梨园、花丛、曲径、竹林间,我和孩子们流连复流连,重拾欢乐,相谈甚欢。可没有不散的宴席,暮色欲合时,孩子们要走了,送至校门口,我泪光顿时碎成一地不舍与落寞。回返,我立刻在人人上发了条状态:和你们拥抱后转身作别的那一刻,其实,我心里在呼唤着:孩子们,请留下来!这的确是我当时内心独白的恰切表达。心灵感应是会连线的,不一会儿,段淞岩自那一端传话过来:老师啊,其实我们也不想走……带他们仅一年是真的,离情别意两依依却也是真的。时光真有匠术,于分分秒秒和事事处处的过往及揣味中,把本不相识的我和我班级的百十多个孩子紧紧连缀在了一起。

无独有偶,前不久,人静如花、暗香徐徐的10级宋安冬同学悄然飘回到我身边,带来了问候与探询,带走了希冀与祝福。不长却倾心的交谈,我百感得直觉那天的日历都是甜的。只道别时,孩子倏然转身,一直默默站立注视其背影的我,分明看见她两次抬起衣袖抹了抹脸,而后“硬着心”往前走,再没回头。太细节了!以至无察,但我知发生了什么,都道“情到深处情难抑”,是啊,不忍别离却必须别离,我更深一次体悟了什么是相见时难别亦难。

还有一次,在食堂我刚把饭端到桌上,美得各具特色的11级俩女孩儿——赵子慧和陈亚楠,便把一双筷子、一把勺子和一方纸巾递到我手上,让我惊诧“得来全不费工夫”。事儿当然也不大,可我领会到了孩子们的仁心和善解人意。

张智,一个懂礼貌、有内涵、爱学习、知自律的男孩儿,一个人品正、重诚信、有抱负、勇担当的好学生。外表粗犷豪放,内里却心细如针。只一件事,让我读懂了他有多么认真,多么拿事当事儿。第一学期获得奖学金的同学书面材料交上来后,我发现他总结中空着一个字,前后连贯起来,我认定是个“痹”字,也就没再想单独为这事或说这字找他。谁想某日,他却一脸郑重且带有歉意地对我说:“老师,我总结里有一个字没写,应是……”待他说出,果然是那个字。只一字,且快餐时代,谁还如此当真?岂非有“拿着鸡毛当令箭”之虞?我却欣赏这种不苟不懈于任何一件小事的态度。“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字不理,何以做“大文章”?何以有大发展?古今成大事者多是“拘小节”或有无数平凡琐事做铺垫的,因此,“善待”每桩每件小事,不仅需要,也是美德,愿与张智同学共勉。

张嘉玮,一个要强、出众又出色的北京女孩儿。发型短短,酷酷地像个男孩儿,举止投足就更有男儿风。篮球打得不错,被选入了校队;学习勤奋,获二等奖学金;热心集体活动,义务清扫教室、长绳赛冠军都有她的身影。可以说,其出勤、成绩、自律、人气儿在班里都是顶级的。有如此“弟子”,我这个班主任,当然平添几分自豪。可别看这样,我们的小嘉玮愣是淡定得很,从不狂气。有件小事我印象深刻。去本部看展那天,任生活委员的她恰中午要开会。对服装系学子而言,T台走秀诱惑力太大了,再者说,回来问问别人应也误不了事,但孩子主动表态,先开会,而后自己再乘公交前往。她说到做到,待她承受着挤车之苦,汗涔涔地赶到时,展会已读秒。一枝一叶总关情,区区小事折射出了她工作至上以至苛求自己的好品质。

阿里,一个有想法、有灵气、帅帅的维族男孩儿,天山宽阔的胸膛接纳了他的童年,还偏疼偏爱地给予了他本民族擅长歌舞音律的过人才艺,更把文明礼仪的璀璨之花播撒到其身上。某天我在教室查勤,见阿里匆匆而入,不小心碰掉了某同学桌角的书本。只见他迅速拾起放回原位,并轻轻道了声“对不起”。我目睹了全过程,由衷感受到了这孩子的友善、大度和懂礼,平时,阿里也素来礼数周全,接触久了,更认可了这评价。要说这礼仪,并非繁文缛节,并非可有可无,毕竟“礼多人不怪”!更何况我国自古享有“礼仪之邦”的美誉,即使在改革开放的今天,作为道德修养重要组成部分的礼节礼貌或说“敲门砖”、“门脸儿”也是断然不可以不讲的,很为阿里的这种内在修为之美欣喜,因这“名片”通连的有可能是今后坦途的一派大好风光呢!

阿丽娅,美丽聪颖的蒙族姑娘,能力超强的学生干部,全面发展的好学生。到本部后,以综合素质排名第一的成绩进了实验班,任学生会主席团助理,还被评为院系“2010至2011年度十大杰出人才”,到哪儿,都流动着一条风景线,养心又养眼。虽我师生见面机会少了,但彼此的牵挂“涛声依旧”。某颁奖会上的获奖感言环节,她提出要与同台的仅带了她们一载的我这个班主任拥抱以致谢。我的眼睛当时就潮了,台上台下多人心荡涟漪。其实,我不过做了我应该做的,但孩子把它放大了看。小小要求,道出的却是孩子知感恩、重情义的德操之美。

而之前,因为在此颁奖会上有段朗诵需合练,我曾提前一周去过本部。年龄大、体虚又兼那天奇冷,手脚惯常冰凉的我冷的程度可想而知。正难忍难耐时,一瓶热热的咖啡奶茶从天而降,即刻有种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的感觉。那是陪我对词的潘凯同学买给我的。握着它,仿佛握着孩子的情谊,暖身又暖心。微浪一朵,我记住了潘凯同学的细腻、体贴和会照顾人之所长。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今年“三八节”,我意外地收到了一纸袖珍信笺,上写:“吕老师,辛劳已染白了您的头发,假日也无从闲暇。大一的心灵交汇,让我们感触了师恩的伟大。每每陪在您身边,总想叫您一声‘大妈妈’,您的名字您的爱,我们将永远铭记在怀!祝您节日快乐!”——103班全体。此乃心意礼物啊!我有感而发:孩子们,岁月如梭,四季更迭,不知不觉间,大一,我们已牵手走过了大半。彼此是那样的熟稔,谁能说我不是大家庭里的一员?快乐你们的快乐、收获你们的收获是我最惬意的事;渴盼你们的渴盼、祝愿你们的祝愿是我最期许的事,愿雏燕亮翅高飞起,纵倦鸟回巢,老师这“方寸地’也永远是你们栖息的港湾,爱你们!真心地!

大自然之阔伟源于一山一石,园林之繁茂,皆因一花一草,恰如小生命不经意间的吐蕊送香,方成就了名花名流的卓容与传奇,或许可说,微不足道连接大气魄,大手笔,同为大千世界的宠儿,谁说流沙片砾不可爱,不价值呢?!(吕金玲)

服装艺术与工程学院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