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

日历

2018 年十月
« 九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作品   校区新闻

【教师作品】书报情缘文学梦

每每路过书报亭,需一下子往外掏40多元时,总暗自咬牙:下回一定不这么干了!可不定哪日光顾,总是又买回一堆。只交完钱一准又咬牙,而后又再买,如此循环往复,一年又一年,这就是——相约与书报和文学在情缘中共同美丽的我。

说起这情缘,当追溯至小学四年级。记不清从哪儿偶得了几本文学课本,信手翻览,登时被里面漂亮的唐诗所吸引,至今仍背得出让我又惊又喜爱了一生的美丽诗句:“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原来睡着的书里面竟有如此大世界,且尽可在遐思无限中充分感受这世界的曼妙美。无疑,我眼前顿开一扇窗。之后,我又读到了《林海雪原》、《乌云遮不住太阳》、《敌后武工队》等数本厚厚的小说,更被书中的情节和大义所震撼。记得那是一个暑假,外面阴雨连绵,趴在炕上读得尽兴的我(那时家中没桌子)与世隔绝般,快乐并收获在自己的小天地里。故,“小白鸽”、“王东海”、“汪霞”等书中的名字及撼人魂魄的章节,随日月更迭融入了历史阡陌,也融入了我的血脉经络。自此,有了瘾的我便一发不可收,吃饭时也是一手持筷,一手秉书,精神食粮伴着物质食粮一起下咽。不消说,我爱上了读书,爱上了书中的文字、描写、予人砥砺的故事及至今被褒扬的那种刚正与血性。由此,我还无可救药地延展到了对文学及写作的热爱当说深爱。高中时家里穷,我曾把钱一分一分攒起来,订阅了《萌芽》诗刊。去叔叔家,也总不忘到路过的新华书店逛一遭儿,遇见让自己眼前为之一亮的书报刊物等,包括《大众电影》和小人书,便馋得走不动道。一句话,徜徉在自己喜欢至骨髓的文字天地里美极乐极,纵是神仙也不换!有了这些潜移默化,初三的一次作文比赛,我获得了学校一等奖。随之相伴生的,便是对文字阅读近乎偏执的爱和朦朦胧胧的文学梦。

只文化大革命不期而至,知识连同有知识的人和传授知识的殿堂几乎统统靠边站。文明被践踏,传统被撕裂,那是怎样一个不堪回首的年代呀!俗话说:人都掉井里了,耳朵还挂得住吗?人妖颠倒至可怕的那些年里,我一往情深的书报缘连同刚欲伸展枝叶的文学梦一并被“腰斩”。印象中,再没读到些什么,因实在找不到书报好读——知识无用是那时的主调。但心本醒着,及至屯垦戍边的知青岁月里,我还曾不甘地托老同学想方设法给我邮寄几本来。盼星星盼月亮般打开包裹,只见到数本异常干瘪泛着黄页的小册子,不咸不淡的,断梦续接怎就这么难呢?即便这样,周总理逝世的那个寒冬冷日,我还噙泪写了首长诗,寄与了那为人民累倒了的魂灵。

再往后,便是返城、养家、育小女。太阳与月亮在指缝间交替着上下班,柴米油盐进行曲每日来回来去地弹,行色匆匆中,老去的青春亦累及了旧日亲近书报和文学的香梦。难道这注定是人生一个坎儿,抑或一块礁,总有那么一段时间要归入“打酱油”一族?还是我在为自己的没眼光、不勤奋或游移找借口?可能兼而有之吧!不得不说,在那上有老下有小之最忙碌的日子里,我有些忽略乃至淡忘了自己的兴致与梦境所在。这段空白和弯路,常使我在诘问中自责,进而提醒自己,翰墨书香不能说不是力量,要努力赶上来,追寻逝去的时光,以壮人生行色。

自打从岗位上退下来,休眠的书报缘文学梦便急急被唤醒,我视之若呼吸般。市春秋两季的书市是必去的,这看看,那瞅瞅,寻觅自己爱的书报杂志,流连复流连。基本一去就是一天,几十里地倒好几回车不说,人挨人人挤人也不说,多是饭顾不上吃,水顾不得喝,直至把兜里的银子包括散碎银两悉数掏空方回转。肚子咕咕叫了,多会将目光望向那被斩获的“战利品”,“书中自有千钟粟”嘛,有什么比这更解渴耐饥的呢?由于太过感慨和动情,我还曾写了篇《书缘》在报上刊登了呢!我心中,精神上的“小康”远比物质上的 “小康”来得高端、深远、有力量,而书报正充当了这样的信使,它直接连接着国家的命脉,民族的脊梁,我没有理由不如此这般!

赋闲在家,路边的书报亭也必然成了我一处钟情的所在至离不开。《特别关注》、《看天下》、《人物周刊》、《杂文选刊》、《国家人文历史》、《文史参考》、《 三联生活周刊》及人物传记等都是我爱看和常买的。去的次数多了,好几处店家已熟知我的口味,一看我往过走,会立即将其挑出递给我。实话说,每次真是不少,但我拿到手里,哪个都不舍,于是,才便多次出现本文开头的一幕幕。只囊中羞涩依旧,初衷不改也依旧,有什么办法呢?

旧梦重温,一秋又一春,看书读报写作已融入我生活,成为了每天的必修课。遇有中意的好词妙句还不忘记下来,至今已零打碎敲地攒了好几大本。信手翻阅,不胜其美,那感觉绝非珍馐美味所能比。在捧读中享受,亦在劳作中播撒,近些年,已有百余篇负载着自己心路历程的散文见诸报端。另有《奶奶·孩子·北校区》一书,带着我的真情与手温在众学子中将正能量传递。几年前,我还又融入了一个新的“大家庭”——成为本区作家协会中的一员,蘸着自己心血的习作不时在其麾下刊物《百花山》中露脸。老骥伏枥,与上述自己心仪的“亲人”或说“情人”牵手一生、相约永远,是我万难改变的美丽诉求,也是我身心愉悦和幸福的源泉。日月长,路漫漫,我自会努力求索与奋耕,让生命在孜孜不倦中书写价值绽芳华!(吕金玲)

服装艺术与工程学院相关新闻